联系电话0746-7722771

联系电话

0746-7721608

PRODUCT SERIES

新闻中心

关于我们

about us

联系电话

0746-7721608

联系地址

湖南双牌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

本站推荐

RECOMMEND
湿地新闻
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湿地新闻 >

双牌文艺|男人对水的情怀

来源: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 作者:秩名编辑:网站管理员 时间:2019-08-20

前些天回了趟老家,虽至仲夏,但久雨寡晴,俨然感觉不到酷暑的灼热。于是,伫立日月湖畔,凝视潇水,万般情怀。

日月湖旁的霞灯累埠村就是我的家乡。村子不大,才四百来人口,却有二十多姓。据老人们说,先辈们大多在明清时期,从江西等地迁居湖南,沿湘江、潇水而上,结缘于水,定居于此,繁衍生息。母亲生我那年,遇涨洪水,泛滥成灾,村民们避至山头。为我接生的奶奶说:这孩子的命运怕难免多舛了。可当年是虎年,生肖属虎,五行属水,母亲生了个“水虎”男儿,这也算是命中注定我一出生便与水脱不开干系了。

长大后,我于水不再那么神秘,但对水的情怀却越发浓郁和明朗了。求学时,听老师讲《红楼梦》,宝玉说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”。当时就有些迷惑,但现在看来:“男人是水做的”,也并无不妥。且不提男人体内的水份比女人高,就是男人与水的关联也更为紧密。唐代大诗人元稹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一句,道出了男人对女人的无比忠诚;在《飞燕外传》中载,西汉披香博士淖方成告皇帝曰:“此祸水也,灭火必矣”。说的是赵飞燕姐妹为“红颜祸水”。这是男人对女人的由衷愤慨。由此,曹雪芹借宝玉之口道出的那番理论,是第一次把女性抬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,觉得女人柔情似水,美丽单纯;而男人却是肝肠如石,丑陋混浊。怪不得宝玉“见了女儿便清爽,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”。其实,即便男人是泥,总也离不开水。泥需水塑,男人需女人塑。老子曰: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”。说的是至高的品性象水一样,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。不与世人一般见识,不与世人争一时之长短,做到至柔却能容天下的胸襟和气度。然而,当今有许多男人做不了“水”,更接受不了“水”的滋润和塑造,成不了形,是扶不起的“稀泥”、“烂泥”,而终被“水”冲毁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男人生性是水是泥并不重要,关键是水和泥搅拌以后的结果。倘若男人生下来便是水,骨子里也掺不进泥,那也会清亮透明;倘若男人就算是泥,但接受了水的塑造,也会成为水一样的善者,光洁美丽。再说,水做的女人,把握不好泥的掺和,也会变成比泥更混的浊物。琼瑶就很喜欢描摹水一样的女子:露珠般晶莹纯美,纤弱细小。但总担心会蒸发、融化,成为“死珠子”和“鱼眼睛”。所以,水之于男人,确是一生的奢望和依归啊!

迎着时代,人们对水的情怀,已不仅仅囿于其自然属性。如果说从钟情于水到自觉接受水的塑造,是男人高尚的情怀的升华,那么再到主动对水进行改造,就是男人情怀的最高境界了。孟子说“观于海者难为水”。是对大海的仰慕和赞美,同时也是对水的敬重和敦促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家乡时兴水利,万千男儿昼夜不辍,于日月湖当腰横截,高峡出平湖,建成“双牌水库”和“双牌水库右干渠”。从此,发电灌溉,恩泽百姓,造福万代。正是因了这水,就是在缺粮少食的年月,家乡还被誉为“鱼米之乡”。村里的男人们除了出足集体工,就以渔业补给生计,凭水运输流通。村民们与水和谐相处,其乐融融。

岁月像日月湖水般亘古流淌。男人对水的情怀早已融入血脉和骨骼。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。家乡的那泓湖水呵,注定成了人们灵魂的存放和对新时代的期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