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话0746-7722771

联系电话

0746-7721608

PRODUCT SERIES

新闻中心

关于我们

about us

联系电话

0746-7721608

联系地址

湖南双牌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

本站推荐

RECOMMEND
湿地新闻
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湿地新闻 >

日月湖随想

来源: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 作者:秩名编辑:网站管理员 时间:2019-07-24

今晚,我漫步在日月湖旁,美丽的河水在彩灯光影下流泻着,灿灿地袒露出金色的胸膛,金光闪烁,迷迷蒙蒙。白日里,赏读了永州诗人、作家写双牌的美篇。于是,吟出了东坡《何公桥》:“天壤之间、水居其多”的诗句,随想起了这泓梦牵魂绕的日月湖。

日月湖,其实就是我家乡泷泊镇霞灯村所在的双牌水库大坝上下的潇水河。据《永州府志》载:这段潇水自今道县青口,水流湍急,叫入泷;而进入今日双牌西滩,地始平,水始缓,叫出泷。双牌水库大坝横腰将潇水隔开。由此,日月湖的上段(日湖)为“入泷”段,下段(月湖)为“出泷”段。所谓“下泷船似入深渊,上泷船似欲升天。”是生动的描绘。

我的祖辈,自明清时期从衡阳一带行船而上,沿潇水贩盐,定居泷泊,繁衍生息。1962年双牌水库建成,由陶铸题写的“双牌水库”四个大字,高立于坝头,虽经风雨,但仍耀眼,映衬出“湖上春来似画图,乱峰围绕水平铺”的别致。1966年双牌水库右干渠建成,每年春夏季,满载白丝般的日月湖水,蜷流破壁,蜿转而下,灌溉着沿渠百姓两万余公顷稻田。从此,旱涝保收,黎民欢畅。近年来,双牌县将潇水泷泊河段打造申报为“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”,日月湖名扬四方。

我是傍着日月湖长大的潇湘之子。日月湖流淌着我儿时太多的故事。记得在读小学时,我们村的小伙伴最盼望的事就是在河里洗澡。为得到大人的允准,我们会故意大汗脏身,玩泥沾灰。河边的孩子不怕水。我们从高高的河坡上做着各种姿势往河里跳水,我们扎猛子比赛,潜水摸鱼捉虾。河水里,就是我们的极乐世界。河中有一浮洲,长满了果树,我们便在果实成熟时,游水去偷摘。为此,也遭了不少大人的训斥和责打。有一年的夏天,我们三个小伙伴,在半河中,大坝突然开闸放水,水位上涨,水速增急,我们却“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”。上岸后,自然被家人痛打一顿。隔河千里,是儿时最深切的感受。到了读初中和高中,我们要过河到县城。当时没有专门渡船,也没架桥。特别是到洪水季节,那只能望河兴叹。旷了课,课程跟不上,还要受学校处罚。但在河水较少的时候,我们便一手举着书包,游泳过河,那功夫实在了得。有了此功夫,我有两个同伴在高中时,就被选进了省游泳队。

在闹粮荒的年代,村民们依赖这条河顽强地生活着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家乡村子被称为“鱼米之乡”。那时,村里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都会打鱼摸虾,渔业成了村民们日常的副业。涨洪水时,用撒网打鱼。一网下去,总有几斤上岸。黄沙古、牛尾子、竹根鱼、小桂鱼,应有尽有。我堂哥最会撒网,而且识鱼性,打回来的鱼总比别人的多。一个春天的晚上,堂哥又满载而归,趁着兴致,煮了一大锅鱼,叫来家人们围桌而食。米酒飘香,齿颊留鲜,好不惬意!我家里是村里捕鱼最差的。一则父亲当着民办教师,好像不是那块料;二则捕鱼的工具也不如人家的好。但家里小鱼小虾也没缺吃过。偶尔堂哥也带着我去打鱼,我帮着提提鱼,分点鱼回来,总算是对家里的补给 。到洪水消退后,已是夏秋季,村民们便用丝网捕鱼。大小河叉是下丝网的最佳处。下网围叉后,顺手捡些河卵石,扔向河叉中间,驱赶鱼上网。

历史没有放慢前进的脚步。在那一味追求极致目标的如火年代,曾几何时,两岸植被被破坏得遍体鳞伤,水土流失;曾几何时,河床被采砂伤害得千疮百孔,水道改向;曾几何时,肆意放炮触电捕鱼,河中鱼虾,几近灭绝。昔日的碧波荡漾被浊浪横溢所替代。尤其到了枯水季节,河水尽干,河床祼露,一片衰败。

然而,当今新的时代已赋予了日月湖崭新的生命,装扮了日月湖全新的容貌。春天到来,满河春水犹如呼啸的巨龙穿山破壁,翻滚而下。潇水大桥横跨东西,任凭河流湍急,仍是恪尽职守。夏夜湖边,人群攒动,悠然谈笑。河水哗哗地流淌着,像焦油一样浓重,像绸缎一样光滑。河中有几叶小舟,无须航标,自由而闲适。河堤上是大理石的护栏,挂着彩灯,弯弯曲曲,张翕脉动,似一条游动的火龙。和美广场,和风轻拂,歌舞升平,婀娜多姿。秋日河流像嵌镶在群山夹峰的一根弦,淙淙流淌,欢快跳跃,滋润着萋萋芳草;又像泼了水银,闪闪发光。这种单纯的,质朴的,自然的美,恰如山区不加装扮的女子。冬天日月湖从不结冰,甚是温暖,那些冬泳者,争相下河,丝毫感觉不到冬水的寒冷。冬修护堤的民工,挥汗如雨,飞星溅沫。

日月湖的四季,是时代的强音,是时代最美的画卷。如今的双牌县,是全国最美滨水县城,是全国最宜居的山水县城和生态强县,是全国首个“和文化之乡”,是日月湖国家湿地公园和泷泊国际慢城申报项目县。

潇水日月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